張中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無用居士 - 張中首頁
遵循歷史透析大變局
2020-09-26
字號:

    余發出博文《2020年勢必成為大變局新起點》《迎接大變局需要看清主要矛盾》后余興未了,繼續針對某些問題作深入思考。比如從歷史上看大變局的規律性和必然性,從歷史傳承而來的哲學與思想、謂之“道”與“術”,來分析大變局的發展和走向。

    李鴻章所指“三千年未有之大變局”,不只是針對大清所言,清朝也只不過持續了不到三百年,三千年所指很顯然是針對坐落在亞洲中原大陸的中華民族。只有中華民族才有數以千年計的明確歷史記載和傳承,只有這樣的民族才會時刻牢記歷史并從中得到教訓和指引。如今的大變局也許與李鴻章當時理解的并不相同,但對于中華民族來說其本質并無大異。

    一、從歷史看周期律

    中國人愿意讀歷史,無論是執政者還是一般知識分子都懂得“以史為鑒”的重要性和實用性。近代最著名的就是黃炎培對共和國締造者提出的“打破周期律”的問題,“所謂’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團體,一地方,乃至一國,不少單位都沒有跳出這周期律的支配力?!?/p>

    作為國家的興亡盛衰,中國有著數千年的明確記載。從夏朝的帝王統治開始至今4000年,主要王朝從強盛到衰落大致以300年為周期,這樣的歷史從唐、宋位居世界頂點后經明、清衰弱,最后到民國的最低點,黃炎培的提問不可謂不經典。

    如果只從300年周期看中國歷史上的王朝盛衰,也許我們能看出帝王統治的某些端倪:天子王命本是遵從儒釋道及諸子百家思想,搭配組合出帝王滿意的王朝統治“道”“術”,成功者則成就明君、王朝昌盛,失敗者則被其他王朝所更替。

    王朝盛衰更替到明、清,中央帝國遭受到西方列強的沖擊,中國的興衰已經不由自我淘汰所左右,歐洲工業文明所帶來的力量型沖擊,徹底打垮了中原帝國坐而論道型的天命傳承,財富和權力迅速從亞洲向歐美移動,而不同以往朝代更替的外來打擊,更是給中華民族帶來無與倫比的恥辱和疤痕。

    二、大變局是否能突破周期律

    余認為,即將來臨的大變局并非是前述周期律的往復,歷史上中華帝國的固步自封、自我循環從晚清起就已不能持續,中國面臨的是東西方沖突、融合下的變局,故稱之為三千年之未有大變局毫不為過。東西方交匯可以說是從16世紀明末開始,西方的興起并不是一蹴而就,較量早就在500年前就已開始,只是中國王朝統治者不愿意看到,依舊固步自封、甘做藏頭烏龜。

    與中國歷史傳承下來的儒家、道家和法家等哲學思想相對應,西方國家占據主流地位的是猶太基督教主義、資本主義/社會主義、自由民主主義等哲學思想。在沖擊下迅速敗落的中國人,嘗試著從新鮮思想中尋找振興古老民族的答案,最終選擇的是西方馬克思主義與古老中華民族具體現實相結合的組合實踐。

    從二十世紀開始到1949年共和國的誕生,這段時間就是馬克思主義這個誕生于西方的哲學思想與東方古國的具體實踐相結合的過程。建國之后一段時間,由于新政權的內部建設和外部環境,意識形態的思想斗爭似乎占據了較大比重,一直到八十年代的改革開放,實踐檢驗理論的道路又開始明確,再到特色社會主義之哲學思想的出現才明確了發展道路。這條道路是否能打破周期律,是否能突破300年往復興衰,關鍵要看共和國的第一個百年。

    三、跳出中華看變局

    中華民族是否能打破周期律,關鍵之一是要從關注自我興衰替代、小康既安的傳統意識中跳出,投入東、西方交互的全球博弈之中,用現在的詞語來表達就是推動內、外雙循環;關鍵之二是要找出左右大變局之關鍵要素:是全球經濟還是地緣政治、是意識形態還是利益博弈、是金融/技術手段還是絕對軍事力量、是負隅圖安還是合縱連橫。

    上篇講到市場競爭其實就是財富競爭,而誰掌控了競爭的關鍵要素誰就會勝出。全球化經濟已經將競爭推演到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只能在全球范圍內去爭取生產資源的關鍵要素,逆全球化的保守主義到底是一條不通路,保守據安在內循環中最終也還是會被大變局所淘汰。

    看世界縱橫,無論是從“三個世界劃分”,還是意識形態、南北發展差別的各種立場與角度分析,殊途同歸基本可以歸總為五眼聯盟的霸主和跟班、歐盟的第二世界、發展中的非洲和南美、還有世界新興國家的東亞與東南亞的幾個板塊。亞洲是中國所在的傳統勢力范圍,從宗教、文化上就攜帶著歷史的親近感和宗親血脈上的“聯姻”關系,亞洲的親疏關系是關系中國復興的重大因素,因此無論是東亞自貿協定還是東南亞自貿協定,都需要全力以赴,唯一需要審視的是與印度的關系。

    非洲是新中國的傳統友好地域,不可以忘記七十年代重回聯合國時非洲國家作出的貢獻,也不可以被因個體不守規矩的現象被網絡放大而引起的排外情緒和歧視非洲的民粹主義所影響,因而忽略非洲這個重要的戰略區域。首先非洲具有生產資源關鍵要素:蘇丹的石油、幾內亞的鐵礦和鋁礬土礦、南非豐富的礦產資源和非洲最大最重要港口、坦桑尼亞的坦贊鐵路延伸和海上一帶一路的中轉樞紐等。這些資源歷史上是歐美殖民地或勢力范圍,如今拉攏聯合在中國一側就更顯得更加重要。

    余前兩篇博文都在強調能源與糧食的重要性,這正是我們外循環努力的核心所在,科技發展并沒有突破瓶頸的當下,就必須確保這兩個經濟競爭的關鍵要素。上合組織連系著俄羅斯石油和中東石油,南海主權關系到海運航道馬六甲要塞后的第二道戰略反擊線。走向藍海,是時代發展的需要,是中華民族復興的需要,是后全球化時代守護經濟資源關鍵要素的必然。

    四、大變局的本質

    脫離周而復始的王朝替代、在經濟全球化、信息全球化的新形勢下,大變局的本質就是“重新論道”。

    歷史告訴我們,在精神文明與物質文明的發展中,西方工業革命的崛起導致西方物質文明的勝出,而掩藏在自由、公平的市場競爭的外衣之下,是資本對財富的積累和掠奪。西方經濟學為了掩蓋這個丑惡本質,不斷創造出新的理論,試圖扭轉資本掠奪所帶來的經濟危機和維持既得利益集團的霸權格局。

    然而工業革命和之后的科技革命,并沒有帶來物質的極大豐富,地球資源并不能維系頂層資本主義富裕國家依靠中層生產型國家、底層資源供給型國家輸送利益的產業格局,且資本的貪婪創生出的虛擬經濟更是掏空了富裕國家的造血機能,資本的反噬開始讓其國內中產階級迅速貧瘠化,三個世界間的斗爭演變為資本主義國家內部的革命。

    美國、歐洲、日本甚至中國都有大量的中產階級,他們的利益和意志主導著所在的國家的社會動態,但他們的訴求卻因國家不同而不同。即使身為中產階級,作為一個階級也不能獨立存在于世界經濟競爭的舞臺上,其原因在余博文《迎接大變局需要看清主要矛盾》中已經說明,作為世界舞臺的經濟競爭者需要具備生產資源的關鍵要素,這最少需要以國家或者區域經濟體的角色才能充當。

    如何解決全球經濟競爭體之間的矛盾和各競爭體內部的階層矛盾,這就是大變局必須面臨和解決的根本問題,也就是要重新審視至今為止的經濟發展之“道”,要找出人類共同富裕、和諧發展的新道路。大變局的本質,就是要重新論“道”。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張中,1985年出國留學,在日本東北大學獲得工學博士學位。后進入世界500強企業富士通、久保田工作,擔任高管。2001年回到中國從事投資咨詢工作至今。轉載、利用著者文章,需要征得本人同意,特此聲明。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393252.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闲来宁夏麻将作弊方法 河北福彩开奖公告 福建快三推荐今天 期货配资公司是否合法 浙江十一选五五一定牛 湖南快乐十分基本走势 福彩6十1开奖结果查询 赢真钱的棋牌游戏 新疆时时彩11选5走势图 幸运飞艇直选计划在线计划 四川快乐12任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