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建明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牛跡山民 - 曹建明 首頁
一個外行人士眼中的“貨幣”與“金融”
2020-01-03
字號:
    本人農民工一枚,命中與“金融”無緣。

    可是,不搞“金融”,不是說,就不會有一張銀聯卡,里面可能有一些遠大于零的數目,甚至是要大于千、大于萬的數目,在經常地變來變去。

    這樣一來,就注意到利息與手續費的問題,注意到利息與手續費、以及物價上漲等各方面的關系問題。

    于是,就不得不對這些問題做一些“研究性”的思考。

    這就涉及到了“貨幣”與“金融”的概念了。

    而當一個人的思維,一接觸到“貨幣”與“金融”這兩個概念,霎時間,就自己覺得自己,變得“高大”起來。

    于是,一個人的思想境界,也就一下子“高尚”了許多,就想到了國家與國家之間的“金融戰爭”,想到了國際間的風云變幻。

    各個國家,都有自己的“主權貨幣”;各個國家的“主權貨幣”之間,都能夠相互兌換。

    但是,相互兌換的時候,“主權貨幣”之間卻有一定的“匯率”。

    而且,這個“匯率”,也不是固定不變的。

    美國總是指責中國是“貨幣操縱國”;中國的一些民間人士,也總是定義美國為“金融霸權”。

    所謂“金融霸權”,實際上就是“貨幣霸權”,也就是“操縱貨幣”。

    那么,為什么“貨幣”可以操縱呢?為什么“貨幣”能夠形成霸權呢?這個“貨幣”的本質是什么呢?

    我們來看看,最原始的“貨幣”,都是什么樣子。

    最原始的“貨幣”,就是貝殼,另外,還有羊,還有鹽巴等等。

    之所以貝殼可以成為“貨幣”,是因為貝殼具有美麗的欣賞價值,人人都喜歡,卻又相對比較稀有。

    而在貝殼之外,羊也可以充當“貨幣”,鹽巴也可以充當“貨幣”。

    羊和鹽巴的共同特點,是它們都有實用價值,人人都需要,也是相對比較稀有。

    但是,羊和鹽巴相對貝殼,有一定的缺點,就是它們相對容易變化,從而產生損耗。

    貝殼相對比較穩定,不容易損耗。

    所以,最好的“原始貨幣”,還是貝殼。

    在貝殼之后,金子和銀子,也成為“貨幣”。

    金子和銀子,與貝殼一樣,也是具有欣賞價值,也是相對比較稀有,而且,它們相對貝殼,更不容易損耗。

    于是,金子銀子就代替最原始的“第一代貨幣”貝殼,成為了“第二代貨幣”。

    這“第二代貨幣”,相對“第一代貨幣”,就在一定的程度上,失去了其天然性,是具有一定的人工制作的成份了。

    在金銀同為“貨幣”方面,同等重量的銀子和金子,銀子的價值,又沒有金子的價值高。

    而且,同樣是金屬,也是很好看的銅塊,如果不是制成銅錢,它甚至還不能成為“貨幣”。

    這就是因為,銀子相對金子,容易獲得,而銅塊相對銀子,更容易獲得。

    太容易獲得的東西,雖然也是比較好看,但是,你多了,人們就不稀罕了,就沒有人愿意收藏你了,于是,你就是當不成“貨幣”的。

    但是,后來,銅塊被制成銅錢,它就能夠成為“貨幣”了。

    而且,比銅塊更容易獲得,甚至也并不好看的鐵塊,一旦制成了錢,它也能夠成為“貨幣”。

    這是因為,這時候的錢,就是“第三代貨幣”了。

    “第三代貨幣”,相對于“第二代貨幣”,是進一步地失去了其天然性,而突顯出了其“權力”的特征。

    因為,用銅和鐵制錢,都是需要以官方的“權力”做基礎的,老百姓們,如果敢私自制錢,那就看你有幾個腦袋,能夠讓官方拿去砍了。

    之所以制錢與“權力”發生聯系,是因為,“貨幣”的產生與流通,需要“秩序”,“權力”代表著“秩序”。

    制錢太多,社會上的貨物相對太少,那就會讓“貨幣”貶值,本來官方規定多少錢能夠買多少東西,結果,實際上買不到。

    制錢太少,社會上的貨物相對太多,那又會形成“滯脹”,“貨幣”變成了稀有物品,想買貨物的人,因為手上沒有“貨幣”,就買不起貨物;想賣貨的人,因為人家的手里面,沒有“貨幣”作為“等價物”來跟他交換,他又不能賣;想要“以貨易貨”,對方的貨,又不是自己想要的貨,盲目地換回來,那是自己害自己。

    而由于社會上的貨物越來越多,交易越來越頻繁,金屬制錢,越來越不能滿足需要,于是,紙幣就出現了。

    紙幣,就是“第四代貨幣”了。

    相對于金屬性的“第三代貨幣”,紙質性的“第四代貨幣”,不但完全失去了其天然性,而且,其“權力”的屬性,是更加地加強了;官方幾乎不需要花多大的成本,就能夠快速地制造出很多的“貨幣”,來交換老百姓手中的貨物。

    但是,這里就有一個問題。

    就算這個社會上有多少貨物,是能夠估計和判斷的,可是,這些貨物分門別類,每種貨物,各值多少錢,這是怎么判斷出來的呢?

    “貨幣”,只是一種“等價物”,只是一種“媒介”,只是一種對于“價值”的標示。

    那么,我們如何判斷一種貨物可以標示為十元錢,另一種貨物,可以標示為二十元錢呢?

    官方可以標定“貨幣”的數值,讓它去等于一定數量的貨物的“價值”,但是,一定數量的貨物的“價值”,要用多少數值的“貨幣”去標定,這卻是官方決定不了的。

    曾經,許多貨物,都是由官方定價。

    可是,官方定價,往往會被市場所否定,不能成為買賣雙方實際的交易“價格”。

    官方只是在管理人們的“交易秩序”,官方并不能實質性地參與到人們的交易之中,成為這個交易中的利益攸關方,這是官方不能決定貨物之“價值”的原因。

    那么,貨物的“價值”,到底是由誰來決定的呢?

    貨物的“價值”,當然是只能由賣方和買方來決定。

    那么,到底是由賣方決定呢?還是由買方決定呢?

    貨物是由賣方提供的,所以,賣方首先就要有一個能夠將貨物賣出去的心里價位。

    這個貨,我必須賣十元錢,不,必須賣二十元錢。

    否則,我就要虧本。

    虧本的買賣,我是不做的。

    我必須要保證我不虧本,我的目的是要盈利,是要在扣除貨物的生產、運輸、與儲藏成本之外,還能夠取得一定的利潤。

    但是,賣方提供的是“價格”。

    “價格”等于“價值”嗎?

    你提出來的“價格”,買方不買,買方不接受你這個“價格”,你這個“價格”,總還是“價格”,變不成“價值”。

    只有買方接受你這個“價格”,付了錢,買了你的貨物,你這個“價格”,才能變成“價值”。

    所以,貨物的“價值”,到底是由誰決定呢?

    貨物的“價值”,實際上是由買方決定的。

    那么,買方怎樣決定貨物的“價值”呢?

    買方決定成交,決定購買貨物,就要向賣方付錢,就要向賣方提供“貨幣”。

    而錢,而“貨幣”,是一種“等價物”,是一種對于“價值”的標示,它實際上是代表買方的“付出”。

    而買方的“付出”,實際上是什么呢?這些“貨幣”,實際上代表的是買方的什么樣的“付出”呢?

    這些“貨幣”,也許是代表買方“付出”的血。

    ——有些喜歡裝十三的苦十三,是靠賣血換錢,再用錢,去購買蘋果手機的。

    這些“貨幣”,也許是代表買方“付出”的腎。

    ——有些人,急需用錢,卻沒有錢,只好去出售自己的一部分身體器官,以換取錢,來解決自己的燃眉之急。

    這些“貨幣”,也許是代表買方“付出”的勞動。

    ——很多人,是通過自己的勞動,腦力勞動或體力勞動,而掙到一些錢。

    這些“貨幣”,也許是代表買方“付出”的罪惡。

    ——有些人,是通過坑蒙拐騙,殺人搶劫,而得到不義之財。

    這些“貨幣”,也許是代表買方“付出”的黑心爛肝。

    ——有些人,處在特殊的崗位,具有特殊的權力,他就可以憑著自己的黑心爛肝,來以權謀私。

    這些“貨幣”,也許是代表買方“付出”的“肉糜”。

    ——有些人,出身“高貴”,“祥云繚繞”,“何不食肉糜”,手中有錢,不知其為何物,可以一擲千金。

    雖然同樣是付出“貨幣”,同樣是付出十元錢,但是,不同的人,她的實際“付出”,卻大不一樣。

    十元錢,在一個富家闊少的手里,根本就不是錢;而在一個農民工子女的手里,卻是很大的一筆錢。

    那么,在這樣的差距之下,不同的買方,他對同一件貨物的“價值”判斷,是一樣的嗎?

    一輛自行車,除非賣家將其包裝成“稀世之寶”,否則,憑其實用價值,富家闊少,是看都不會看它一眼。

    但是,一個農民工子女,他就很想,要一輛自行車。

    可是,他想要這輛自行車,他就要和其他的農民工子女去展開競爭。

    他只出得起五十元錢,而其他的農民工子女,有的可以出到兩百元錢。

    那么,這兩自行車的“成本價”,是多少呢?

    也許,這兩自行車的“成本價”,是八十元錢。

    這樣,只出得起五十元錢的孩子,就肯定是買不到這輛自行車了。

    那么,賣家,會把自行車的“價格”,確定在什么價位呢?

    兩百元錢一輛,肯定是不行的。

    那樣,付得起錢的孩子,就太少了。

    雖然,在一輛自行車的出售上,是賺得比較多,但是,在售出自行車的總數上,卻形不成規模,總的來說,還是賺不到錢。

    賣家,一定要做一個市場調查,確定一個最大的公約數,保證既在單價上保持一定的高端價位,又能夠形成出售的規模,這樣,才能夠相對賺到最多的錢,取得“利潤率”的最大化。

    所以,“價值”由買方決定,但是,最終還是要由賣方確定。

    是賣方根據所有潛在的買方,所能夠出得起的“價格”,來衡量自己可能得到的總體收益,最后確定出實際的賣出“價格”,從而形成貨物的真正“價值”。

    那么,在這個“價值”確定的過程中,“貨幣”,起到了什么作用呢?

    “貨幣”首先起的是“等價物”的作用,是把社會上每個人的“付出”能力,用一個數值標準,衡量出來。

    然后,它又來作為“媒介”,代表每個人的“付出”能力,參與賣家與買家之間的“價值交換”。

    而在參與賣家與買家之間“價值交換”的過程中,“貨幣”,就通過自己的“等價物”與“媒介”屬性,發揮出了市場調節作用,進而形成了自己的“權力”。

    “貨幣”的市場調節作用,是怎樣運作的呢?它又怎樣形成自己的“權力”呢?

    我們來看看《太極圖》。

    《太極圖》里,白魚在左,其白體黑眼,頭上尾下;黑魚在右,其黑體白眼,頭下尾上。

    我們把《太極圖》中的魚眼,看成是產品的“價值”;魚體,看成是產品的“價格”。

    白魚的白體黑眼,就是工業品的“價格”與“價值”;黑魚的黑體白眼,就是農產品的“價格”與“價值”。

    一般說來,農產品價格,下跌的時候,非常的少,總的來看,就是微觀波動,宏觀上揚。

    宏觀上看,所有的農產品的價格,總是一路上揚的。

    相反,工業品的價格,上升的時候,非常少,總的來看,就是微觀波動,宏觀下跌。

    宏觀上看,所有的工業品,最初出來的時候,就是要么賣不動,產品開發失??;要么就是受到熱捧,從而價格搞到天際。

    有錢人一擲千金,輕易地打造出一個新產品的“高端”與“奢侈”形象;而一些喜歡裝十三的苦十三們,就賣血賣腎,也要完成自己對于這個新產品的“頂禮膜拜”。

    但是,任何工業品,它都是人造的,都不是真正的“神”,它最終都會一步步地走下“神壇”,于是,“價格”就一路下跌。

    所以,農產品與工業品的價格走勢,就如《太極圖》中的陰陽魚一樣,是恰好相反,一個,一路上揚;一個,一路下跌。

    那么,農產品與工業品價格這樣的宏觀上的反向運動,是怎么形成的呢?它的內在機理是什么呢?

    工業品與農產品的“價值交換”,是遵循著“等價交換”的原則的。

    所以,只要形成了交換,則雙方的“價值”,就是相等的。

    但是,為什么工業品的“價值”在上,而且是黑眼,農產品的“價值”在下,而且是白眼呢?為什么工業品的“價格”亮麗,卻一路下跌,農產品的“價格”晦暗,卻一路上揚呢?

    因為,工業品的利潤高,它處于優勢地位,所以其“價值”在上;而正是因為其處于優勢地位,所以就情緒談定,就表現為黑色。

    因為,農產品的利潤低,它處于劣勢地位,所以其“價值”在下;而正是因為其處于劣勢地位,所以就情緒怒張,就表現為白色。

    因為,工業品的利潤高,所以,“價格”就亮麗,也就導致競爭,就使得愿意生產工業品的人增多,工業品就相對越來越多,于是,需求量就會逐漸飽和,“價格”就會一路向下。

    因為,農產品的利潤低,所以,“價格”就晦暗,這就導致大量農民洗腳進城,愿意從事農業生產的人越來越少,農產品就總是相對處于欠缺的趨勢,而為了阻止農產品欠缺趨勢的發展,農產品的“價格”,就一路上揚。

    但是,雖然農產品“價格”一路上揚,它也只能是維持農產品的再生產而已,農民從生產中所獲得的利潤,其實,還是微乎其微的;而工業品的“價格”雖然一路下跌,其所獲得的利潤,還是會高于農產品的利潤,否則,這個工業品,就會被淘汰。

    從宏觀上來說,沒有利潤的商品,不論是工業品,還是農產品,都不會有人生產。

    那么,在這個工業品和農產品價格的反向運動中,我們看到,“貨幣”,在其中發揮了什么作用呢?

    工業品和農產品“價格”的反向運動,本質上,就是反映社會生產者的社會性流動。

    而生產者為什么會流動?

    這是因為,生產者將自己所能夠“付出”的能力,當成了“資本”。

    而“資本”是逐利的,哪里有“利潤”,“資本”就向哪里流動。

    那么,“利潤”又是從何而來呢?

    “利潤”是從“價值交換”而來。

    沒有“價值交換”,就沒有“利潤”。

    而在“價值交換”的過程中,“貨幣”這個“媒介”,就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貨幣”這個“媒介”,不僅及時地幫助“價值交換”的雙方,實現了“價值交換”,它還起到了“蓄水池”或“蓄電池”那樣的、將“價值交換”雙方的“價值”儲蓄起來的作用,使得“價值交換”的雙方,能夠在雙方的“價值”“付出”不同時的情況下,也能夠實現“價值交換”。

    為什么“價值交換”的雙方,不是“以物易物”呢?為什么他們要使用“貨幣”呢?

    這就是因為,“以物易物”的交換條件相當苛刻,它需要交易雙方,同時“付出”對方想要的貨物。這讓許多參與“價值交換”的人,都難以做到。

    而“貨幣”,就像個“蓄電池”或“蓄水池”,它能夠代表和儲蓄所有貨物的“價值”,使得參與“價值交換”的人,在無法提供對方想要的貨物的時候,或者對方只想銷售貨物,不想購買任何貨物的時候,就用“貨幣”代替貨物,來完成雙方的“價值交換”。

    而“貨幣”一旦發揮出它的儲蓄功能,它就變成了“資本”,它就使得一些已經“付出”,或者還沒有付出的“價值”,都變成“資本”。

    而“資本”相對于“價值交換”雙方的“原始價值”,就具有了流動性。

    而“資本”一旦具有流動性,它就形成了“金融”;流動性的“資本”,就是“金融資本”。

    在“資本”的流動性之下,在“金融”活動的驅使下,哪里有“利潤”,哪里,就有“資本”。

    而由于工業品里面,往往爆發出創新性,往往生產出一些稀缺品,使得購買者趨之若鶩,使得“貨幣”大量地向其依附,形成很大的“利潤”,所以,“資本”就在“金融”的作用下,迅速地向新的工業品生產的方向聚集。

    可是,“資本”,其實就是“貨幣”;“貨幣”又有一個根本的特性,就是,它能夠流動,而它的這個流動,一定要有“秩序”。

    “貨幣”必須由官方定量供應,不能多,也不能少;在一般情況下,它是均勻地流動在社會生產的各個方面,保證社會生產和生產交換的有序進行的。

    而一旦某一個新出現的產品,產生了極大的“資本”吸附能力,那么,大部分的“資本”,大部分的“貨幣”,就流向了新產品的生產,從而破壞了“貨幣”的均勻分布,就使得其它的社會生產,特別是“利潤率”最低的農業生產,就沒有多少“資本”,沒有多少“貨幣”來予以維持。

    可是,農業生產的“利潤”低,不是說,這個生產就沒有“價值”,而是說,它的生產技術太陳舊了,導致它的進入門檻太低,生產者之間的競爭,太激烈了,所以,就沒有“利潤”。

    當沒有“利潤”的生產,又遭遇“資本”出逃,“貨幣”枯竭,它這個生產,就維持不下去了。

    而這個生產維持不下去,農民們著不著急呢?

    農民們,不著急。

    因為,農業生產的“利潤率”太低,農民們,其實早就不想干了。

    既然實在是干不下去,他們就干脆不干,他們就出逃,他們就洗腳進城,去遠方流浪。

    但是,政府能不能不干呢?政府能不能去遠方流浪呢?

    政府不能不干,政府不能逃走。

    政府必須要向農業生產補充“資本”,補充“貨幣”,以維持農業生產的繼續進行。

    但是,政府所補充的這個“資本”與“貨幣”,是政府從國庫拿出來的國家稅收嗎?是真金白銀的實物嗎?

    不是。

    政府所補充的這個“資本”與“貨幣”,其實不是國庫的稅收,不是真金白銀,是沒有相應的實物來對應的,它就是政府用印鈔機憑空印出來的“貨幣”。

    因為,社會上的貨物并沒有增多,只不過,是“貨幣”分布不均勻,使得有些需要“貨幣”的地方,沒有“貨幣”去與相應的貨物相對應而已,是社會上的“貨幣”,相對稀少,造成了貨幣流動性的枯竭而已。

    所以,政府向農業生產補充的“資本”與“貨幣”,從本質上來說,是沒有相應的貨物來與之對應的,政府的這個補充“資本”,補充“貨幣”的行為,其實就是為了增加貨幣的流動性而進行的一種“注水”。

    這就是“通貨膨脹”。

    這就是原來用十塊錢所對應的貨物,現在,政府要用十五塊錢來對應。

    這就是使“貨幣”所對應的貨物之“價值”,相對虛高,就是使“貨幣”本身所代表的“價值”,相對地稀釋與降低。

    原來十元錢可以買到的東西,現在,要十五元錢才能買到了。

    這樣,就造成了農產品的“漲價”。

    那么,農產品是不是真的“漲價”了呢?

    農產品其實沒有“漲價”,只不過,是因為農產品不可能“跌價”,所以,在“貨幣通脹”的情況下,它就“漲價”了而已。

    從表面上來看,農民們因為“通貨膨脹”而“收入頗豐”,錢包“鼓起來了”,但是,他們實際上還是社會上收入最低的一群人。

    從這個農產品和工業品的價格之間的雙向運動,我們可以看到,“貨幣”和“金融”在社會生產中的作用,可以看到“貨幣”的“權力”屬性。

    既然“貨幣”代表著“權力”,那么,“貨幣”的發行控制權,就肯定是要牢牢地掌握在政府的手中了。

    但是,一個國家內部的“權力”,可以由這個國家的政府掌控;一個國家的“貨幣”,可以由一個國家的政府掌控,而當這個社會生產,延伸到國外呢?而當這個“貨幣”的流通,擴展到國外呢?

    生產,可以通過“價值交換”延伸到國外,“貨幣”的“主權”,卻不能隨著生產的“價值交換”而延伸到國外。

    每一個國家,都有自己的“貨幣”之“主權”,用來維護自己國家的經濟秩序與政治秩序;其她國家的“貨幣”,是不可能被允許進入到自己的國家來,擁有自己國家的“主權”的,是休想在自己的國家里流通的。

    不然的話,這個國家,就變成其他國家的“殖民地”了;這個國家,就是其她國家的附屬國了,這個國家的人民,就是被其他國家所盤剝和奴役的下等人了。

    可是,“貨幣”的“主權”不能跨越國界,生產之間的“價值交換”,卻跨越了國界,那么,這個社會生產的“價值交換”,要怎么進行呢?

    這就只有“主權貨幣”兌換“主權貨幣”,然后,“貨幣”兌換的雙方,各自拿著對方國家的“主權貨幣”,去對方國家購買自己所需要的對方國家的商品了。

    這就形成了“匯率”,這就有了“貨幣操縱國”和“金融霸權”。

    那么,“貨幣操縱國”和“金融霸權”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到底有沒有“貨幣操縱”和“金融霸權”呢?

    這就要我們從一個新的角度來認識“貨幣”,這就要我們從國與國的角度,來重新認識“貨幣”了。

    在國與國的對等地位上,各國的“主權貨幣”,還是“貨幣”嗎?

    在國與國的對等地位上,各國的“主權貨幣”,其實不是“貨幣”,而是貨物。

    各國的“主權貨幣”,其實是代表著各個國家所有的,可以用來對外出售的貨物的。

    各國的“主權貨幣”的數值,其實就是這個國家所有的,可以用來對外出售的貨物之總體“價值”的數值。

    但是,這只能是對他們自己國內的人來說,是這樣;而對于國外的外國人來說,又不是這樣。

    對于國外的外國人來說,你這個國家所認定的你們的貨物之總體“價值”的數值,就是你們國家所標示的你們國家所有貨物的“價格”,是你們國家向他們外國人提出的要價;而你們的貨物總體“價值”到底是多少,不能由你們國家自己說了算,而要由他們外國人來判斷。

    他們提出來一個判斷,認為你們的貨物總體“價值”是多少,你們同意了,那么,他們所提出的這個數目,就是你們的貨物的總體“價值”。

    但是,他們所提出的數目,其實還是一種“價格”,是他們對于你們所提出價格的還價,你們如果不同意他們的這個數目,你們還可以和他們討價還價,直到雙方都同意為止。

    這個雙方都同意的數目,才是你們國家的貨物,在進行國際性的“價值交換”的過程中,所體現出來的總體“價值”。

    實際上,在國際性的“價值交換”中,雙方的“主權貨幣”,本質上都不是“貨幣”,而是貨物;雙方的“主權貨幣”之間的交換,本質上還是一種“以物易物”。

    國際市場上的真正的“貨幣”,不可能是哪一個國家的帶著這個國家“主權”屬性的“主權貨幣”,而只能是一種單純地由其自然屬性所主導的沒有國家的“主權”屬性的“自然貨幣”,那就是金、銀等等自發性形成的“自然貨幣”。

    當今世界,有沒有哪一個國家的“主權貨幣”,能夠被其他國家心悅誠服地認定為世界上通行的“貨幣”,認定為自己國家之“主權貨幣”的“等價物”呢?

    因為,“主權貨幣”具有權力的屬性,你將其他國家的“主權貨幣”當作你自己國家“主權貨幣”的“等價物”,就等于是將其他國家的權力引入到了你們自己國家,就等于是你們國家的經濟秩序乃至于政治秩序,是受到其他國家的“貨幣”發行權的控制。

    所以,沒有哪一個國家,愿意將其他國家的“主權貨幣”,當作自己國家的“主權貨幣”的“等價物”。

    最理想、最公平的國際交易,應該是使用金銀等“自然貨幣”來進行交易。

    但是,現在的國際上,通行用美元計價,等于是國際上普遍在使用美元作為“通用貨幣”,作為自己國家“主權貨幣”的“等價物”。

    這是不是表示,美元比較特殊,美元等同于金銀等“自然貨幣”,美元不會將美國的國家“主權”引入到其他國家的經濟秩序乃至于政治秩序呢?

    當然,美國人都是“圣母”,美國人都是“白蓮花”,美國人都是“救苦救難的耶穌”下凡,“山姆大叔”從來就不會在世界上到處建立軍事基地,“山姆大叔”的航空母艦,總是乖乖地躺在他們自己國家的海港里,從來就不會到處耀武揚威,“山姆大叔”的洗衣粉,從來都不會變成其他國家的“化學武器”,而出現在聯合國的演講臺上,“山姆大叔”的導彈,從來都是“精準”地轟炸“恐怖分子”,而不會摧毀其他國家的“主權”,更不會讓其他國家的人民生靈涂炭。

    所以,美元,確實是可以等同于金銀等“自然貨幣”;美元,確實是可以作為其他國家“主權貨幣”的“等價物”,而流通于世界。

    這里沒有“金融霸權”,只有中國等一些國家,才是“貨幣操縱國”。

    因為,世界的政治、軍事秩序,都是由中國等一些國家,通過他們散布在世界各地的軍事基地建立的;都是由中國等一些國家,通過他們的到處耀武揚威的航空母艦所建立的;所以,代表著世界經濟秩序的“貨幣”,當然是由中國等一些國家在“操縱”。

    這是沒得說的,中國等一些國家,跑都跑不掉。

    之所以美元流通于世界而不是“金融霸權”,那是因為,美國的軍事基地和航空母艦遍布全球;之所以中國包攬了海量的美元“外匯”,而成了“貨幣操縱國”,那是因為,中國沒有航空母艦,或者航空母艦太少。

    等到中國的航空母艦,一艘接一艘地下海的時候,中國,就越來越不是“貨幣操縱國”了。

    那么,中國,為什么要包攬大量的美元“外匯”呢?中國,為什么那么在意美國人指責中國是“貨幣操縱國”呢?

    這是因為,形勢比人強;這是因為,面對艱難險阻,你無法繞道,你必須直面現實,勇往直前。

    雖然美元是美國的“主權貨幣”,我們不能讓它橫行于中國。

    但是,美元它畢竟是美國的“貨幣”,它是可以在美國買東西的,而且,美元橫行世界,我們也可以用美元去世界各地買東西。

    所以,美元對我們也是有用,沒有美元,我們反倒是不方便。

    但是,我們為什么要儲存那么多的美元呢?我們為什么要購買那么多的美國國債呢?購買那么多的美國國債,讓他們使用我們的勞動成果,而我們卻承擔與他們發生矛盾的風險,這是算的什么賬呢?

    其實,這并不是算什么賬的問題,而是一種無奈。

    中國人勞動,美國人享受,而我們換回來一些美元。

    我們換回美元的目的,肯定不是為了儲存,而是為了去交換美國人的勞動,或者用美元這個“硬通貨”,去交換其他國家人民的勞動。

    由于中國人的勞動,是“低價值”的體力勞動,美國人的勞動,是“高價值”的腦力勞動,所以,中國人勞動的“利潤率”低,美國人勞動的“利潤率”高,這是沒得說的。

    即使是用金銀等“自然貨幣”去交換,中國人的勞動,也沒有美國人的勞動值錢。

    這是肯定的。

    但是,問題是,我們得到的,不是金銀一類的“自然貨幣”,而是美元。

    由于美元是由美國政府發行,卻在世界通行,所以,美元的價值虛標,是可想而知的。

    也就是說,用美元到美國去購買由美國人的勞動所生產的東西,那絕對是貴得離譜。

    這不是由于美國人的勞動價值真的有那么高,而是因為美元虛標,是因為美國政府空手套白狼,用他們根本就沒有多少實物對應的美元,去世界各地買東西。

    所以,為什么我們要儲存那么多的美元呢?為什么我們要購買那么多的美國國債呢?

    因為,盡管我們的勞動不值錢,可是,因為我們付出了世界上最多的勞動,所以,我們就得到了世界上最多的美元。

    而這些美元,卻并沒有那么多的來自美國人的勞動所創造的產品相對應。

    盡管我們也可以拿美元,去別的國家買東西,但是,因為美元來自美國,別的國家,也受美元的盤剝,別的國家的產品,也是相對美元不值錢,所以,除非我們能夠買到相對應的美國產品,我們才能夠把那些美元花出去,我們買不到相對應的美國產品,我們就不可能花的掉那些美元。

    這就是我們會儲存那么多美元的原因。

    因為我們的美元,沒有相對應的美國產品,我們的美元花不出去。

    正是因為我們的美元花不出去,所以,我們就不得不將這些美元,拿去購買各國國債。

    而在各國國債之中,美國以其強大的軍事實力,確保其社會的穩定,美國國債,也因為其社會的穩定而不會崩盤,所以,購買美國國債,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保值。

    那么,既然我們的勞動,換來的美元,買不到美國產品,我們為什么還要替美國人勞動呢?我們還去換他們的那么多美元,干什么呢?

    因為,我們的勞動太多了,除了換美元,世界上所有國家的勞動,都不能與我們的勞動相對應,都不能與我們的勞動實行“等價交換”;因為,這個世界的秩序,是由美國主導,美元是世界上的“硬通貨”,我們換取美元,隨時可以在世界各地買東西。

    這是一個農民工,對于“貨幣”與“金融”的理解。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區肖港鎮永華村人,高中文憑,農民工,辯證唯物主義世界觀,致力于中國古典哲學《易經》的思考研究。關注中國現實。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393252.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闲来宁夏麻将作弊方法 伊利股份股票分析报告 浙江6+1 推广网赌赚佣金犯法吗 福建22选5开奖顺序 七星彩规则 pk10历史开奖走势图 好彩1开奖 选择期货配资APP就选期如意 北京快3中奖规则奖金 股票配资平台找恒瑞行配资丿